2014/07 邱志健牧師夫婦

給關心、愛護我們並為我們禱告的弟兄姐妹和親友們: 每三個月寫一封我們家的代禱信,使我們不忘記神的信實和憐憫,也記念各位的愛心代禱和支持,正如詩歌所說“主的恩典樣樣都要數…都要記清楚…必能叫你希奇、感謝而歡呼"! 四月26日中午發生一件難忘而感恩的事件:志健搭機越洋到台北,經過22½小時的旅行,晚上未能有充分的休息,一早匆匆的只吃了些微的食物,中午要搭公車去看牙,未料一踏上公車,才把“悠遊卡"遞給司機,就昏倒不醒人事,半小時後醒來,發現自己躺在新生北路近長安東路的路邊,一位年輕的警察在旁,公車司機也在旁,公車空著(乘客已改搭別的車走了),問我要不要送去醫院,回答說:剛從美國回來,很多事待辦,沒空去醫院。之後會幕堂的周興國牧師開車來接我去教會休息,(可能在不醒人事之前,告訴了他們會幕堂的電話…?),晚上參加會幕堂詩班的聚餐…沒事了!想來必定是因為血糖過低而昏倒,奇怪的是事前毫無感覺,還好不是休克,否則後果就不堪設想。這事件看見神的保守,但也是神給的“警訊",到底38年的老糖尿病,已不是年輕力壯的當年了。 五月17-19日在多倫多中華福音宣道會的夏令會和六月27-29日芝加哥三間信義會的聯合夏令會蒙主同在施恩,有人信主,多人獻身,並看見教會屬靈光景的追求、禱告的迫切,實在感謝主!特別在芝加哥,想到上一次在他們中間是14年前,會後就檢查出心臟問題,而於2000年10月7日做心臟繞道(搭橋)手術,因發現時已阻塞嚴重,立即開刀,沒有時間擔憂、害怕就過去了。平常全家最會擔心的自珍,因太勞累疲倦,居然志健在醫院開刀時,她能在家裡“睡著"了,主恩奇妙! 五月22日-六月13日志健赴“台北、雪梨、墨爾本、奧克蘭、但尼丁,新加坡"之行,一方面是我們在各教會分享宣教使命的事奉,一方面卻是自己蒙受激勵造就之旅。看見台北懷恩堂的李耀斌牧師帶領全教會走上“宣教使命教會"的負擔和行動,正是我們所期待的,而紐澳各地在CMI同工黃亮宇長老夫婦積極、努力的推動下,所接觸的教會都紛紛興起,關心並參與宣教,5/31晚並有機會參加了紐西蘭CMI的二週年感恩聚會,隨後六月4日-13日在新加坡烏節路長老教會恩澤堂三個堂會聯合的宣教特會和家庭營,也再次看見神已動工興起建造祂的教會,透過牧師、傳道同工、長執們,動員全教會參與宣教。感謝主,讓我們得以結識在各地同心興旺福音的教會和傳道同工們,當然也感謝他們愛心的接待。在新加坡時,也去看望已86高齡的大姐、大姊夫,大姐和二姐在鼓浪嶼從中學畢業後,就到新加坡工作,從幼稚園教師做起…到成為中學老師。小時候隨父母逃避戰亂到台北,生活艱鉅,是二個姐姐每個月將薪水的一半寄來幫助我們的。(二姐於1993年3月1日已因癌症逝世) 五、六月家中也有難事和喜事:五月18日在非洲迦納宣教的二女兒凱萍,剖腹產生下外孫女惠珍(Reese),產前醫生已測出小Baby有腦水腫、頭部異常,所以需剖腹產,生下來發現因脊柱裂而背部有傷口,所幸四天後(5/22)及時手術,母女平安,現在已滿了二個月。惠珍生下來之前有許多人和教會關心並代禱,相信這絕非偶然,願神在她身上顯明祂的榮耀,並成為多人的祝福。6/8是她的大哥安安三歲生日,一個月後則是在加州的長孫Isaac(劉漢強)四歲生日,感謝主,他們都長得活潑、健康、可愛。 凱萍和孩子們,兩個男孩非常活潑,安安正學著做個好哥哥呢! 自珍現在多花時間到凱婷家幫忙照顧二個外孫,心情非常愉快,但時有體力不支的現象,七月初從凱婷家返回時,覺得右嘴角和右手指發麻,疑是“中風"的前兆,但經過家庭醫生診斷後,說可能是“中暑",雖然不太以為然,但幸好無後遺問題,血壓過低的現象也遵醫囑減低藥物劑量並添加食鹽。自珍從小體弱多病,中學以後又有腰和脊椎問題,幾年前(2008)還動了頸椎手術,能有今天已是大幸,感恩不盡!接下來是自己要做好“身體的管家"(知易行難!),並靠主憐憫托住了。 一件特別感恩的事,就是近幾年,每週三晚(洛杉磯時間)我們和大哥(李秀全牧師夫婦)、小妹(李愛珍、盛行楚夫婦),三家人透過Skype有一個半小時的空中交通、禱告時間、彼此分享傾訴、關心代禱,雖然有空間的距離,有時部分家人另有事務無法參加,但能這樣同心禱告,實在是莫大恩典。感謝主,讓我們經歷“至於我和我家,我們必定事奉耶和華"(書24:15)的福份,也為我們的下一代能蒙恩、感恩並事奉主而禱告。 接下來,仍請為志健下三個月的事奉代禱: 8/3          Jacksonville, FL參加江堯璞教授加入CMI去Cambodia的差派禮拜 8/10        Simi Valley華人教會主日講道 8/22-30   曼谷 8/24主日講道 8/25-30 CMI / MFT向神學生分享宣教及“福音出中華" 8/31-9/5  創啟地區:教會、傳道人聚會 (又:9/19.20有台北的“宣教祈禱特會" 9月下旬可能在金邊安排CMI與當地眾華人教會的聚會,支援Rapha學院事工) 10/3-5     康谷華人教會(佈道、培靈聚會-五堂) 10/19      Riverside浸信會(主日.宣教) 感謝主,讓我們成為禱告、事奉的同伴和同工。 敬祝 以馬內利! 主內 邱志健、李自珍敬上 2014年7月23日 ※請上網在www.usacmi.org點閱我們及CMI的訊息。 ※若是您願意關心並為我們在國際關懷協會的事工奉獻: 美國:請將支票寄至PO Box 1563, Arcadia, CA. 91077-1563 支票請寫:USA CMI,註明: Jonathan Chiu 台灣:奉獻請匯到郵政劃撥 19684111或華南銀行公館分行008-118-20-053885-1, 戶名:社團法人台北市基督教關懷協會,註明:為邱志健牧師奉獻即可 ※如為凱萍奉獻請寄到:Intervarsity Christian Fellowship PO...

2014/10 李恕君宣教士

               

2013/01 李恕君宣教士

為柬埔寨禱告Pray for Cambodia 柬埔寨2013年2 月第一天開始,整個柬埔寨,特別是金邊清晨開始沿著往皇宮的大路擠滿了人潮,好似每年我們在等玫瑰花車大遊行Tournament of Roses Parade一樣。但這不是新年大遊行,當然日子也近中國新年,然而這是柬埔寨人為他們的國父— 諾羅敦‧西哈努克老國王(King Father Norodom Sihanouk ) 靈柩移置寶塔的儀式。 諾羅敦‧西哈努克老國王予去年10月病逝於北京,遺體運回柬埔寨皇宮後供人瞻仰3個月後進行火葬。移靈儀式於1日一早舉行,移靈隊伍經過幾條要道供人民哀悼瞻仰。靈柩從皇宮移至皇宮旁的皇家田寶塔--皇家火葬台安放3日供民眾瞻仰,並由僧侶主持誦經3天後至2月4日進行火化。上百萬人夾路迎接國王靈柩,目送這位一生充滿傳奇又褒貶不一的國父最後一程(西哈努克於2004年時退位,由兒子諾羅敦·西哈莫尼繼位,柬國實質政權也大多在總理洪森手中,但西哈努克老國王直到去世前對柬埔寨仍具有重大影響力)。 在去年10月,本地的柬人告訴我,西哈努克老國王過世他們很擔心總理洪森獨裁勢力壯大,尤其大選快到,他們擔心又內亂、暴動;也擔心越南伺機侵略攻擊柬埔寨。很多的擔心和不安充滿在柬人當中。 這1-2天看著電視不斷的播放移靈儀式的新聞影片除了看到講究和隆重的排場外,也看到了在皇家的各樣儀式中,從他們的服裝、飾品到儀式 … 雖說柬埔寨是大乘佛教的國家,多數的人民信仰也是佛教,但在儀式中看到的是婆羅門教Brahman的影子多過於佛教! (照片取於網路)                                         根據柬埔寨的歷史,柬埔寨人口以吉蔑族/高棉族Khmer為最多,而柬埔寨(Kumpuchea)一字對柬埔寨人而言”Kumpuchea”才是指他們的國家,國小書本從小教的字是Kumpuchea而非Cambodia。Cambodia是由西方殖民主義者對前者的譯音,因此柬埔寨人不太用Cambodia一字。此字原本指的是「用以敬神的梔子花」,因而引申出柬埔寨人,這個國家主要目的是「敬神」。 柬埔寨最早的宗教是印度教婆羅門教,於公元1世紀傳入,對柬埔寨人的生活、藝術、語言都具有很深遠的影響,柬埔寨高棉語就是從印度巴利文Pali和梵文Sanskrit 而來。公元9世紀後大多數高棉人是大乘佛教的信徒,但統治階層都是婆羅門教徒,他們將婆羅門教的信仰和國王崇拜結合,創造出一種”君權和神”的政教關係,當時的柬埔寨國王自稱為濕婆神Siva的肉體化身 。他們有”聖君”也就是說「王就是神」the God who is king的觀念。而信仰婆羅門教的王公大臣們會為自己的祭祀建立神廟,他們相信只要立了偶像,他們就會附在這些石頭上有能力,神廟也必有碑,要子孫繼續祭祀下去,當國王或王公大臣過世後,這神廟就成為他的墳墓。直到公元十二世紀末,小乘佛教才逐漸取代 國際關懷協會...

更多平台關注

120FansLike
6SubscribersSubscribe

宣教祈禱夥伴

宣教關懷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