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關懷通訊

從起點到終點 – 柬埔寨醫療短宣後記  

 

以賽亞書58:11

耶和華也必時常引導你,在乾旱之地使你心滿意足,骨頭強壯。你必像澆灌的園子,又像水流不絕的泉源。』

 

澳洲關懷協會總幹事何廣明牧師師母
澳洲關懷協會總幹事何廣明牧師師母

                                       

何廣明牧師

 

當箱型車開回金邊我們原來所下榻的旅館時,心中不禁充滿了感恩,還有一種超出言語所能表達的感受,想到八天前,我們一行二十餘人,加上本地翻譯同工,及滿車的醫療器具、藥品,五十多人浩浩蕩蕩地從金邊出發,前往馬德望省的珠山市(Pailin),一個靠近泰國邊界,與金邊有八個小時車程的城市。相較於大部分隊員都是參加好幾次的老手,對我這一個第一次參加國際關懷協會醫療短宣的菜鳥而言,心中實在不知道該期待什麼,看到許多「醫治人身體」的醫生護士等專業人士,熟練地展開診治的服事,神為我這個「醫治人靈魂」的牧師會有什麼樣的預備呢?

 

「砰砰砰……」!珠山長老會的義診在震耳欲聾的柴油發電機的努力工作下,展開了序幕,教堂中老舊的風扇盡情的轉動著,為著在這32度的冬天送來一絲的微風,泛黃的日光燈也盡其所能的,要將光芒照在人頭聳動的天國醫院中;空氣裡瀰漫著消毒藥水的味道,英文、柬語、中文與牙醫刺耳的高速手機聲合為一體,但四周卻又有著能隱約感受到卻聽不到的一種聲音。

 

「  O-Koon」[1], 待診的病人伸出幽黑長繭的手,指指旁邊的孩子,從牧師手中高興的又拿到一張福音單張;一位看診完,準備騎車離開的居民,口袋裡放著藥品,走到牧師面前,一手拿著單張,一手拿著聖經,在牧師臉前晃了晃,「I happy, I happy」,牧師指著教堂「Sunday here, Sunday here」,看著他滿臉笑容地騎著車走了,留在原地的也是滿臉笑容。「牧師來看,能走又能說話了」,一位由兩個人攙扶之下,步履維艱半身不遂的老媽媽,吃力地爬上一小段斜坡,坐定在針灸醫生面前,翻譯七嘴八舌地比劃者,只見醫師將針插在老媽媽喉嚨及腳踝等幾個部位,幾分鐘後,「叫她講話試試看」,醫師有如主耶穌般地命令著,「B-lia on」[2]在翻譯的指引下,老媽媽用力地發出了沙啞的聲音,這可是她好久以來第一次講話,下斜坡時,堅持要一個人走,臉上的表情好像得勝的信徒,要跟主領獎賞般的得意,只是牧師怕有閃失,伸出兩隻手,一前一後、亦步亦趨的圍著她。唉,看來牧師的獎賞可能要小一些了。

 

八天的義診中,這些不過是當中的片鱗半爪,神在我們侍奉當中的作為,實在超出所求所想,每天早上全隊以禱告交託開始一天的服事,聖靈的大能與我們同在,聖靈的力量賜給我們體力;感謝主每天發出數以百計的福音單張,沒有一個人看完後棄之於地,有幾天早上看診前先舉行佈道會,當地同工牧師及短宣隊輪流獻詩、講道及見證,民眾也聚精會神地聆聽著,不論是Pailin還是 Braitmie 都對福音相當開放,近三千人次的看診,沒有人排斥,加上與政府官員的良好互動,我深深地相信,柬埔寨是神所賜給我們的祭壇所在。

每天早上全隊以禱告交託開始一天的服事 prayering-before-working-together
每天早上全隊以禱告交託開始一天的服事

人生不也正是如此,從哇哇墜地開始再回到天父懷中,當中所經歷的不正是人生的價值所在,不正是主為我們預備的人生祭壇,感謝主揀選了我們,使用我們,好叫我們沒有空佔地土。看著72歲宣教士夫婦的背影,原來模糊的聲音似乎越來越清晰,願聽見的人都說:「主阿!我在這裡,請差遣我。」

[1] 柬語:謝謝。

[2] 柬語:感謝神。